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妓院里的老婆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444来源:



  我的老婆小苹要和我一起去看看那间妓院,同时去签一些继承文件。我一向粗心大意,我需要细心的小苹在我身边,而在我们结婚之前,她曾经很坦白地告诉我,她为了交学费念完大学,客串过几次应召女郎接客,总而言之,在她嫁给我之前,她和很多的男人上过床!

  小苹今年二十七岁,身材很好,是个很迷人的女性,有着丰满又对称的双乳和修长又均匀的双腿。还记得我在舞会上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情不自禁地上前和她搭讪,舞会上认识她的男人很多,而且很明显地这些男人都很喜欢她,她真的很有吸引力。我后来才知道,她在那场舞会后和三个男人上了床!不过我还是深深地被她所吸引。

  当她告诉我她的过去时,我的确吓了一大跳,她很聪明,而且口材很好,我提起勇气约她出去。长话短说,我和她第一次约会就上床了,她虽然很开放,但是我觉得和她在一起很快乐。当然,我们持续约会,一直到我们天天见面,而她也有了工作,我们的收入都不错,我开了一间软件公司,生意相当好。

  我们开始考虑我们的未来,小苹告诉我,她曾经做过应召女郎,也希望我不会因为这样就看不起她,我并不在乎她的过去,我只喜欢她的现在,她是我的真爱。

  当我考虑和她共渡一生时,我的朋友们告诉我很多小苹的事情,他们说小苹很烂,常常去参加一些舞会,而且主动被舞会上所有的男人轮奸。他们说,如果我不看好小苹,这种事情一样还会发生的!他们的忠告我全都听了进去,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娶小苹,因为每个人都有过去,而且我确定她是爱我的!

  约会了几个月之后,我们正式同居了。两人彼此深爱着对方,小苹还不时地告諓我她的过去,她甚至会告诉我她曾经被谁干了,怎么干她,她没有什么其它的用意,只是对我很坦白地交待她的过去。

  她说,她本来并不想做应召,但是为了高额的学费和更快的收入才不得不下海。她说她是在杂志上登广告招徕客人,她还会挑选客人,如果她看不顺眼,她是不会和对方上床的,她说她的客人都是固定的,通常是一个星期接客两次,这样的收入就能支付她的学费了。

  我也干过很多的女人,所以除了她为了付学费而和别人上床之外,我也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对,我一点也不在乎,无论如何,我们彼此相爱,决定要和对方厮守终身。

  我们的婚礼很普通,有大约一百三十个人来参加我们的派对,我们都玩得很疯,小苹甚至还为所有的朋友跳了一场脱衣舞,这也是我所看过的最精彩的脱衣舞,她真的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孩!我不在乎她曾做过什么,她现在已经是我的了!派对结束之后,我们回到酒店,疯狂地做了一整夜的爱!

  这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我们还是彼此深爱着对方。小苹对于要去参观妓院而兴奋得要命,她从来没去过妓院,她总是在自己家里,如果对方是嫖客,她就去对方的家里或是旅馆和对方性交,没有固定的地方。

  我们抵达了妓院,由外观看去不像个妓院,或许不像我心目中的妓院吧!我从来没上过妓院,对于妓院的印像我都是由朋友口中听来的,他们说那些妓女会帮他们把衣服脱了,然后躺下来让他们干!她们对客人没有丝毫感情,只会催促客人快一点,这就是我对妓院和妓女的印像!

  小苹与我和那个老鸨见了面,她已经六十多岁了,而且还很胖,不过她的笑容很友善也很自然,使我们觉得很自在。她带我们参观了整个妓院,由为还是上午,所以当时只有一个女孩在妓院里,那位叫阿丽的老鸨把那个叫小琪的女孩介绍给我们认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名,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而且小琪一点也不吸引我,既使她长得很可爱,而且身材也不错,我之所以知道她的身材不错,是因为她身上的睡袍很薄,如果我是客人,我也会选她来服务的。

  阿丽和我们一起参观这间妓院,妓院里干净又整齐的环境出乎我的意料,每一个房间的装潢都很有风格,而且还有一张大床,都收拾得很干净,阿丽告诉我说,这里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共有十个女孩接客,但是最近几年生意不好,所以只剩下六个女孩了。白天只有一个女孩值班,其它的女孩都是下午才开始接客。

  阿丽问我要不要看看账册,从那一刻起,我很欣赏阿丽,我告诉她,我很高兴有她来负责经营这个地方,我要她全权处理这里所有的事情。

  就在我们还在参观的时候,一个客人上门了,他要小琪为他服务,阿丽马上收了他的钱,带着他们进了一个房间。阿丽问我们想不想看看房间里的情形,我们觉得很意外,但是当然想看交易的经过。

  我们走进了办公室后面的小房间,阿丽锁上了门,打开了一组电视,又按了几个开关,电视上马上出现了小琪和那个客人在房间里的画面。他们两人已经把衣服脱了,小琪正在帮那个男人戴上保险套,然后她躺上床,张开双腿要那个男人上她,那男人很快地就插入。

  我们看着他们性交,那男的很快就射精了,小琪帮那个男的取下用过的保险套,在袋口上打了个结,扔进垃圾筒里。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那个男人穿上衣服就离开了,小琪立刻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我想她是想把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都洗掉。阿丽说,这里每个女孩都知道房间里装了摄影机,这些摄影机是为了保护她们不被客人伤害才装的,如果有什么事情,阿丽会马上冲进去救她们的。

  这里真不错,而且我发现小苹在看小琪接客时很兴奋,其实我也是。

  小苹和我决定将我们拥有妓院的事情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们认为如果我们的朋友们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引来轩然大波,搞不好还有人会要我们招待他们!

  大概过了六个月之后,我们决定再去一趟妓院看看,所以我打电话给阿丽,问她现在方不方便让我们再去看一看,她十分欢迎我们的到来。我们依然对我们所见到的一切都很满意,而且我们对每个月寄给我们的妓院收入也很满意,我们的会计师在看了账册之后,也对阿丽赞不绝口。

  从我们接手之后,所有的人事都没有变化,而她们工作得也更卖力了,因为我们给她们更多的奖金和红利,这是因为我和小苹都有自己的工作,收入很好,根本不用靠妓院的收入过日子,这笔收入是我们的额外所得,所以我们不在乎多给女孩们一点钱。她们也很满意,一切都很顺利,阿丽很少打电话给我们。

  一个周五的一大早,我们接到阿丽的电话,她十分紧张地告诉我,今天上午有四个日本男人和她订了四个小时的房间,但是今天早上值班的女孩因为急性盲肠炎而住进了医院,阿丽问我同不同意让她再雇用一个新的女孩来应付今天的情况,也许她还可以去别的妓院抽调女孩过来。

  我问阿丽想怎么做,她说其实现在很麻烦,特别是一次要接四个客人,大部份的女孩都不愿一次接两个人以上,因为这样常常会因为玩得太过火而让女孩受伤。阿丽还说,她已经打过电话给其它两间妓院,不过他们不愿意让他们的女孩接这种团体客人,也不愿意让他们的小姐去帮忙。

  我告诉阿丽放手去做,甚至多给小琪一点奖金都可以,她说她尽力想办法,于是就挂了电话。

  我告诉小苹这件事,她也很担心,她说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帮帮忙,因为一个妓院若要成功,一定要满足所有的客人。她很小心地问我,如果阿丽找不到人帮忙,我会不会介意由她去帮阿丽?她这么说让我吓了一跳,虽然我知道她曾经做过特殊行业;我知道她是为了这间妓院,于是我告诉她去做她认为对的事情,如果她觉得同时对付四个日本男人没有问题,我绝不反对。我还告诉她,我会透过摄影机看着,不让她受到伤害。

  我打电话给阿丽,阿丽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就哭了,她认为经营妓院是她的责任,她应该解决所有的问题,这都是她的错。我和她约好十点的时候到妓院,而我和小苹立即向我们的公司请假。

  小苹马上冲进浴室做准备,她先是仔细地刮干净腿上的细毛和腋毛,再洗了个澡,擦干身体后,她又在身上抹了婴儿油,使她的肌肤散发出动人的光泽,她知道这些婴儿油不但会使她的肌肤看来更光滑,而且更性感。接着她准备穿上衣服出门,我本来以为不用穿的,但是小苹说日本男人喜欢他们的女人穿着正式,而且更喜欢女孩们一件一件地慢慢脱衣服,这会让他们觉得兴奋。她穿好内衣裤后,再穿上衬衫和短裙,最后再穿上吊袜带和丝袜。

  当我们走向妓院大门时,小苹看来相当兴奋,阿丽一见到我们就激动地抱住我们,她说她很感激我们能帮她的忙,她说她已经尽力了,不过这些男人就是指定一定要年经又美丽的小姐,所以她根本找不到。

  她带我们去一间最大的房间,这个房间有一张超大的床,还有好几张椅子和好几条毛巾,床边还有一个大碗,里面放了很多的保险套。现在一切都已准备好了,我们只要等客人上门就可以了。

  我一再地检查监视系统,确定电视和摄影机都没有问题。这个房间里一共装了两架隐藏式摄影机,而且还是可以从监视处调整角度和远近的系统,我很高兴能有这么好的东西,因为我可不想我心爱的小苹在接客时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现在一切都就绪了,阿丽通知我,那些日本人来了,她要带客人进房间,她也要小苹马上准备进房间,客人不愿意等太久。小苹走到我身边,看着电视上四个男人走进了房间,然后她热烈地吻我,说她很爱我,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和阿丽坐在椅子上,看着小苹走进了那个房间。阿丽问我,她坐在旁边一起看,我会不会觉得不自在?她知道看着我老婆接客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如果我不愿意,她可以出去。我告诉她没有关系,如果我真的觉得不适合,我会请她出去。于是我们一言不发地看着电视,还好,这个监视系统还加装了麦克风,所以我们能够听到房间里说话的声音。

  小苹走到男人面前,和他们鞠躬,他们也鞠躬回礼。简单的问候结束后,日本男人有点害羞地问小苹想怎么开始,小苹建议他们放松一点,所以他们可以先从帮她脱衣服开始,他们立刻就同意了,这些男人看来很有礼貌,也很温柔。

  第一个男人走向小苹,动手解开她上衣的扣子,他把扣子解开后,立刻退了下去;第二个男人上前将小苹的上衣脱下,他的动作很温柔,顺势隔着小苹的胸罩摸了摸她的乳房之后,才走到她的身后解开胸罩的扣子,他没将胸罩取下,而是留给下一个人。这就是他们的游戏规则--每个人只脱下她的一件衣物,直到最后一个人脱下小苹的最后一只丝袜,让人苹一丝不挂地站在他们面前。

  电视的屏幕是彩色的,而且我可以由这里调整摄影机的角度和远近,这真是太棒了,同时两具摄影机所安排的位置更是恰到好处,整个房间都一览无遗。

  小苹俏立在床边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胴体就像是发出了一层淡淡的光辉,这层光辉是确实存在的,因为我们出门前她才在身上抹了婴儿油,她乳房上两粒粉红色的乳头骄傲地挺立着,我真是爱死她了!

  那第一个日本人也是其中年纪最大的人,他走到小苹面前,很有礼貌地问小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她不愿意做的?  「先生,」小苹笑道:「您付了钱来这里,我什么事都应该要做的。不过,我只希望您不要太粗暴,只要不弄伤我就可以了,其它您想怎么做都没问题。」那个男的谢过小苹,说他们会小心的,但是万一有什么事情太过份了,小苹可以马上告诉他们,他们会立刻收手。听到他这么说,我顿时放心得多了。

  那男人说完就开始动作,他伸过头吻着小苹的嘴唇,这一点出乎意料之外,我一直以为妓女是不会让客人亲嘴的。我问过阿丽,阿丽笑着告诉我,让不让嫖客亲嘴是由妓女自己决定,每个妓女的底线都由她们自己设定。

  他们的亲吻并不是那种热吻,只是吻一吻嘴唇,我没有看到两个人谁用了舌头。他们四个就这样轮流吻了小苹,吻完之后又该第一个男人,他低下头吻小苹的乳房,然后用嘴吸住小苹的一个乳头,用手爱抚小苹的另一个乳房。他玩够之后就退了下去,让第二个人用同样的方式玩小苹,直到四个人都做过了,这好像是他们间的规矩。

  我问阿丽,他们会不会同时干小苹?「这些日本人有他们的规矩,」阿丽笑道:「相信我,他们马上就要干她了。」接下来他们要小苹把腿张开,小苹将腿张开后,他们轮流站在小苹面前,将手伸进她的双腿之间抚摸她的阴户,他们看来很喜欢小苹的阴毛,而手更不客气地在小苹的大腿和阴户上游走。从小苹脸上的表情来看,我确定他们有时也将手指插进她的阴户里去了,小苹的脸上一直尽量保持着微笑,而他们也一直维持着他们的游戏规则,轮流地爱抚小苹,而他们这种摸法也没有意让小苹得到高潮。  后来,第一个男人要小苹躺在床上将腿张开,接着他也上了床,将手放在小苹的阴毛上,另一只手则把手指插进小苹的阴户里,而嘴上则轮流吸吮着她的乳头。直到现在,这些男人才开始脱他们的衣服,不过他们却还打着领带!

  他们再一次轮流上床,和那第一个男人一样地爱抚小苹。这样已经让我看得兴奋莫名了,我看着小苹那美丽的容颜,又看着她阴户里不断抽送着的手指,我知道她已经越来越兴奋了,但是她还没有达到高潮。  又轮到第一个人了,他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站在床边,他的个子很矮,而且阳具也很小,硬起来也不过只有五寸而已。他上了床,但是却伏在小苹的双腿之间,用嘴舔她的阴户和阴蒂,这个挑情的效果显然更有效,小苹看来忍着不达到高潮。

  阿丽告诉我,日本男人常常用这一种方式让女人达到高潮,这没什么不正常的。我也知道接下来他会怎么做,那第一个男的站了起来,让到一边,第二个男人又上床换他舔小苹的阴户,这些日本人可以维持长时间勃起,倒是让我觉得很有趣。

  每个男人都舔完之后,第一个男人把他的阳具对着小苹,要小苹帮他吹箫,他还很有礼貌地问小苹是不是能射在她的嘴里?小苹对那个男人笑道:「当然可以!」接着就用嘴吸吮着那男人的鸡巴。

  我知道小苹的嘴上功夫很棒,所以没过多久那男的就开始呻吟,而且射在她的口中,因为小苹很轻易地就将所有的精液都吞了下去,所以我猜他射出来的精液不是很多。他射完了之后,又换第二个男人,接下来的人和第一个男人不同的是,年纪越来越轻,而且阳具越来越大!最后一个男人不会超过二十五岁,他的阴茎起码有十寸长,而且还很粗。

  第一个男人很礼貌地问小苹,他们是不是能够再干她一次?小苹再次对他微笑,说道:「当然没问题,你们想怎么做都可以!」他先要小苹躺好,将腿张开,然后他跪在小苹的双腿之间,他下面的那只小阳具看来很可笑,他抓着他的小老二对准小苹的阴户,小苹将腿张得更开,伸手握住那根小鸡巴,将它顶在自己的阴道口,那男人才用力将他的阴茎插了进去,然后就开始抽送。

  他射精之快出乎我的意料,他射完精之后就拔了出来,谢过小苹之后就下了床,第二个男人接着上来干小苹。第二个男人的阳具虽然巴较大,但是干的时间也不长。第三个男人的阳具又更大了,他一等他前面的男人完事,马上就上床奸淫小苹,他抽送的动作更激烈,而且也比较持久,同时一边干还一边吻着小苹,或是舔她的乳头。他抽送的速度非常快,最后还是到了该射的时候,他干得更用力,而且大叫他要射精了,而小苹也爽得说不出话来,她已经沉醉在不停的性交之中了。

  第四个男人就位了,他的老二比任何人都大,当他把他的阴茎对准小苹的阴户时,简直就像是一根旗杆,而且他还粗得惊人,甚至比我的老二还粗。当小苹看到他阳具的尺寸时,脸上露出了一些担心的表情,但是她还是抬起腿,缩到胸前,好让她的阴户张得最开,那男人将龟头顶着小苹的阴唇,慢慢插了进去,小苹的阴唇被撑得很开,我以为她会随时尖叫要那个男人停下来。

  我调整了摄影机的角度和焦矩,让镜头对小苹的阴户做特写,我看到小苹的整个小穴被撑开到了极限,但是那根大肉棒还是整根插了进去。最后,那男人的睾丸贴在小苹的屁股上,那男人一边干她,还一边狂叫。

  忽然,阿丽抓住我的手臂,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说道:「他们都没有戴保险套!小苹没有让他们戴套子,她千万不要怀孕哪!」我本来没有注意,现在也开始担心了,我猜小苹应该知道她在做什么。直到阿丽告诉我之前,我一直专心地看着电视上这些男人奸淫我老婆,我觉得很爽,而且我也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要看着自己要老婆被轮奸,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第四个男人很努力地干着小苹,而小苹也是第一次被干出了反应,她张开双腿,紧紧地盘住那个男人的背,好像舍不得放开他一样,而且她的手还抱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凑上她的香唇,让那个男人一边抽送一边吻她!

  他们干了好久,直到那个男的抽送的动作变了,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小苹好像很沉醉在这个人的奸淫之中,从她脸上的表情看来,她实在被干得很爽!

  那个男人射完精后下了床,我把镜头调近直拍小苹的小穴,因为小苹的双腿已经合不起来了,所以我拍得很容易,我看着精液从她的小穴流出来,流过她的肛门,一直流到床单上,她的阴户里真的装满了精液!

  第一个男人又上了床,他问小苹他可不可以玩玩她的小穴,小苹笑着回答没问题。那男人将他的手指插进小苹的穴里,穴里喷出的精液弄得他满手都是,其他人也加入一起爱抚小苹的身体,有些人吸着她的乳头,但是所有的人都想把他们的手指插进小苹湿淋淋的小穴里。小苹双腿之间的那一块床单已经湿透了,这些日本人真是有够变态的!  接着他们要小苹跪在床上将腿张开,这样可以让他们看清楚精液一直从穴里流出来的样子,当小苹阴户里的精液都流出来后,他们谢谢小苹,还问小苹要不要去清理一下?小苹进了浴室,小心地清洗自己,那些男人们仔细地看着小苹洗澡,好像从来没看过女人洗澡一样。  小苹洗好澡回到房间,问这些客人想想做什么,看起来好像是还不满足的样子。那四个男人在墙角集合,简短地讨论了一会儿,讨论结束后,那个年纪最大的人问小苹,能不能一次对付两个男人?小苹轻描淡写地回答:「当然没问题,你们想怎么做?」经过再一次的讨论之后,那个最年轻、鸡巴最大的和那个年纪最大、鸡巴最小的说他们要一起干小苹。那个年轻的上了床躺下,他的大鸡巴挺立在空中,小苹也上了床,跨坐在他身上,将她的小穴对准了那根肉棒,慢慢地坐下去,直到那根大阳具全数深入她体内为止。接着她又往前倾,让她的双乳贴在那男人的胸膛上,那个年纪最大的移到小苹的身后,把他的鸡巴往小苹的屁眼里插,我猜小苹应该觉得庆幸,不是那个大鸡巴插她的屁眼。

  这两个男人的动作马上取得协调,干小苹干得很顺利。那个小男人趴在小苹的背上干小苹后门,显然有点吃力,但是他还是每次都插到底。最后,这两个男人都射了,这次小苹连屁眼里都有精液了,她先等那个小鸡巴从屁眼里抽出来,再慢慢起身离开那根大鸡巴。当然,另外两个男人立刻上来,用他们的鸡巴塞进小苹的两个肉洞,他们也没有干多久就射了,这表示小苹的体内又多了两股男人的精液。

  我以为这样就一切结束了,但是那个年纪最大的男人又要小苹再帮他们吹喇叭,所以淫乱的一幕又再开始。这些人很细心地先把他们的鸡巴洗干净,再让小苹帮他们口交,前面三个人都射在她口中,小苹毫不困难地将精液都吃了下去。

  而那个阴茎最大的男人,他的老二实在是太大了,小苹只含了几下,他就退了出来,低声对小苹说了几句话,小苹二话不说转过身去,趴在床上,将屁股抬高对着他,很明显地,他想干小苹的后门。还好小苹的屁眼里已经装满了精液,可以完全地润滑,那根大鸡巴一直插到底,只留下两个睾丸在外面!  他一插到底就开始狂烈地抽送,而另外三个男人则上了床,爱抚着小苹的身体。有一个男人躺在她的双腿之间,舔着她的阴户,另外两个人则是抓住她的乳房,吸着她的乳头。小苹兴奋得要命,在那根鸡巴射精在她屁眼里之前,她已高潮了好几次。

  这场交易应该结束了,但是还没有!那个年纪最大的却又问小苹能不能玩个加点痛苦的游戏?他们保证不会伤害她,而且只要小苹喊停,他们会马上住手。我正打算冲进房间的时候,阿丽阻止了我,要我再等一下,这个时候我真的硬得快断了,好想掏出来打手枪,阿丽伸出手来隔着裤子握住我的鸡巴,然后拉下我的拉炼、解开我的皮带,把我的外裤和内裤都脱了下来,她握住我的鸡巴上下搓弄,我知道她是想让我马上射精。

  她在我的耳边轻声说我需要冷静,而这是她唯一知道的最佳方法。我没有支持多久就射了,一大泡的精液全射在她手上,她捧起精液,将它们全吃了下去。她吃完之后告诉我,也许我们不用让小苹知道这件事,因为我们真的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我答应了她,也不忘记谢谢她。

  那个年纪大的拿了两个乳头夹和链子出来,我看到就激动得想冲进去,但是阿丽却又拉住我,要我等一下。那男的将夹子和链子分给其它人,所有的人上了床,开始动手了。第一个夹子夹在小苹的右乳头上,痛苦使得小苹全身一震,但是她并没有要他们住手的意思;第二个夹子又夹住了她的左乳头,两个夹子之间连有一条铁链,铁链垂到了小苹的肚脐附近,小苹看来已经适应了乳头夹,所以另一个人在铁链上加了一个小秤砣,使得小苹的乳头被往下拉。小苹一但适应了这种痛苦后,第二个小秤砣又加了上去!现在她美丽的双乳被她的乳头拉得往下垂。

  接着他们要小苹站起来,小苹站到了床边,他们又要小苹张开双腿,他们又拿来两个夹子,分别夹住小苹的两片阴唇,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但是小苹还是辛苦地站着,任那两个夹子在她的私处不住地摇晃。他们再一次地在链子上加了秤砣,使得小苹的阴唇长长地往下拉,小苹脸上的表情虽然痛苦,但是她仍然没有要他们住手。

  由于重量的关系,小苹的两片阴唇紧紧地贴合在一起,那个老头要小苹弯下腰,现在小苹的乳房和阴唇都直接往下垂。小苹一弯下腰,一个男人马上过来,将他的龟头抵在小苹的嘴唇上,要小苹帮他吹箫,小苹顺从地叼住那根鸡巴;她才一含住肉棒,另一个男人走到她身后,其它人帮他把小苹的阴唇拨开,他就将他的阴茎插进了小苹的阴户里!

  他用最快的速度抽插着小苹,小苹很明显地非常痛苦,但是她什么也没说。阿丽告诉我,她也曾经这样被其它的日本人玩过,这些日本人很喜欢被阴唇紧紧包住的感觉。

  那个干她的人射精之后,另一个男人马上接上来干小苹,而干小苹嘴的那个男人在等第二个男人射精之后才上前去干小苹的小穴,那个年纪最大的马上替换他,享用着小苹的嘴。

  他们全都射精之后,才松开小苹乳头和阴唇上的夹子,最后一个夹子被取下之后,我才看到小苹脸上露出解脱的表情。

  第一个男人谢谢小苹给了他们这么美好的经历,他还告诉小苹,他们想在临走前再好好爱抚她一次。小苹呈大字躺在床上,四个男人围了上去,开始爱抚小苹的胴体,这些男人的手技很高超,小苹马上就得到了高潮。在她高潮之中,他们穿上衣服离开了,我则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房间。

  我见到小苹时,她正因为强烈的高潮还在不住地颤抖,她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而她的阴户还正不断地流出精液。她告诉我,她马上要去洗个澡,然后让我好好干她!

  我将她抱进了浴室,看着她在热水之下冲洗自己。她十分小心地洗着自己的乳头和阴户,因为那几个地方相当的痛。但是她还是很快地洗了个澡,擦干身体后投入我的怀中,深情地亲吻我,我们到另一张床上相拥,告诉对方我们是如何深爱着彼此。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阿丽探进头来,告诉我们她已经把这个房间的摄影机关了,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关了摄影机,不过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因为我美丽的老婆现正全身赤裸地躺在我的怀中,我们正要好好地做爱!

  小苹问我是不是全看了整个过程,我告诉她,我几乎连眼睛也没眨一下。她想知道我的看法,也想知道我在哪一个环节时最兴奋?我要她握住我的老二就知道答案了!

  我问她,她为什么不让那些男人戴保险套?「我喜欢湿透了的感觉,」她淡淡地说道:「如果我让他们戴套子的话,我的淫水一定不足以应付这四个男人,我马上就会干了,而且会很痛。当他们不戴套干我的时候,我会马上变得很湿,也会很舒服。对不起,我这样做让你觉得不舒服。」我们爱抚着彼此的身体,接着很小心地做爱,小苹的私处很痛,她得小心地拨开她的阴唇才能让我把我的老二插进去,我插进去没做多久双方都达到高潮,因为我们都太兴奋了。这一次做爱的经验是有生以来最棒的,高潮之后我们紧紧抱在一起好久好久都不忍分开……最后,我温柔地抽出我已经软化的鸡巴,和小苹在床上相拥了好几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穿上衣服。

  我们很感谢阿丽的善解人意,但是这还弥补对不了我们为了捥救她的工作所做的牺牲。阿丽告诉我们,那些日本人对小苹赞不绝口,所以他们几乎付了双倍的钱,差不多是这整个妓院一整个星期的收入了!

  我们到家之后,小苹说她想睡一会儿。趁她睡觉的时候,我出门去买了些东西,回来之后她已经醒了,我们聊着发生的事,也都承认这是个很让人兴奋的经历。小苹说,能够同时试试许多不同的鸡巴那种感受很棒,而且她之前也从来没有试过乳头夹和阴唇夹,不过感觉真的蛮刺激的。

  而我呢,我认为我能够看着我深爱的妻子被四个人轮奸是个难忘的经验。我告诉小苹,我不会要她常常去做这种事,不过她偶尔去玩玩,我是不会介意的。

  这个时候,我们都很感谢我那死去的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