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我与继父有奸情完(作者:不详)

作者:admin人气:1890来源:

我之所以会住在那里,因为妈妈嫁给了现在的继父,是什么机缘使他们二人结合的,我并不了解。

  我只知道他比母亲还要小两岁,而且刚开始,我觉得他有点女性化,所以我并不十分喜欢他。

  母亲为何带着孩子改嫁,又还要忍受一个娘娘腔的男人,这件事也令人不解。

  但是,事实是继父无法抗拒母亲的美色而娶她的。

  继父他看上死了丈夫的母亲她颇具姿色,所以就央人来提了好几次亲,当然也还有其他的追求者。

  但是,因为已逝的父亲很穷,所以母亲坚持再嫁的对象必须要有房子而且没有孩子的男人。

  因此母亲才嫁给了具备这些条件的继父,这些对我而言也没什么值得开心的。

  母亲及继父都希望已经高中毕业的我留在家里学习做家事。

  听妈妈说,继父在一家专做女性内衣裤的公司担任设计课的股长职务,而且他每个月的薪水丰富的足以养活我与妈妈。

  更何况我们住的是自己的房子,所以也就没有租金的支出,因此我们的生活就更充裕了。

  自从父亲去世后就一直工作到目前的母亲,终於因为再婚而找到自己安适的第二春,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为生活而奔波了。

  虽然说生活已经有了着落,但妈妈并未因此而放弃目前的工作,而且她公司也希望她婚后能再像婚前一样的来公司继续服务。

  有的时候,妈妈会去远一点的地方出差而不在家好几天,这时候我就必须负责准备继父与我的三餐,并代替妈妈做好应做的家事。

  尽管妈妈不在,继父也像平时那样对我,甚至於对我更好。

  就那样有一天…妈妈因为出差晚上不在家。令人意外的是外面正吹打着不应属於这季节的暴风雨,在二楼的我害怕的无法入睡,所以就跑到楼下继父的寝室去了。

  无疑的他是我的继父,我想他对我这就像自己女儿一样的我应该不会有邪念才对,而且我住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没有看见他有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而且比起以上的疑虑,我觉得暴风雨要可怕的多了。

  我在继父的身上放了寝具。

  此时继父正准备睡觉,眯着眼睛看着我的样子。

  「爸爸对不起!实在不该这么打扰你…」「怎么这样说呢!自己的女儿跟爸爸睡在同一间屋子里是应该的呀!」我实在感觉不出小眼睛的继父脸上有任何不高兴的神情。

  「那么…爸爸请休息吧!」我铺好了寝具后,这样的对继父说,说完后我就迅速地钻入棉被中躺着。

  可能对继父而言,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躺在一起睡觉,所以看起来他似乎很难入眠。

  他翻了好几次身,我也因为暴风雨的声音实在太大而怕得钻在棉被里,迟迟无法睡着。

  那时随着一阵强风的吹过,传来了啪答的声音,好像是什么掉落了。

  「好像是哪里被风吹坏了,我去看看。」继父他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的走出房间,爬上二楼去检视,大约过了四、五分钟才回来。

  「没什么,是门的声音,京子…我…我的手弄黑了…」大概是因为风吹落了许多的灰尘吧。

  「京子你最近都做饭给我吃,很辛苦,你的手大概也变粗了不少吧!让我看看。」说完就提起我的手,并紧紧的握住。

  「不…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粗,只是替爸爸你做做饭而已也没…」我说着想将手抽回。

  继父他先玩弄着我的小指头,然后又仔细的看看我的手掌,突然他用力将我的指尖捏在一起而发出了「咻」的声音。

  在一瞬间,我震了一下。

  「爸爸已经很晚了,睡吧!」我说着边抽回自己的手,可是这一次却怎么也抽不回来。

  「京子你有一双美丽的手哦!跟你妈妈的大不相同。」「那里…妈妈才…」我话还没说完,继父他突然间侵近我的身旁,并将手放在我的肩上,他又将嘴靠近我的耳朵轻轻的说「京子…今晚让我抱着你睡吧!」这是何等充满诱惑的话啊!我并未回答,只是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继父的脸。

  接着他又继续的说「京子好吧!…」我尽量不乱想,也许他只当我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吧,我又想或许他只想藉着抱抱我,来表示他对我的好感吧!但是我还是这样的想着。

  我像是一只见到蛇的青蛙一样的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我的心也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接着继父他一步一步的抱紧我,然后将唇贴着我的唇,开始吻起我来。

  但是我却咬紧牙,紧闭着我的双唇。

  「来…来吧!打开你的双唇将舌头伸出来看看…」听了他这么说,我小心的一点点慢慢的伸出我的舌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愿意这么做,但此刻我的身体还在颤抖着呢!

  「哇!太好了,再伸…再伸一些出来吧!」我照着他说的那样伸出了舌头,继父便迫不及待的吸了起来,而且他也伸出他的舌头让我吸吮。

  他用右手环着我的肩膀,并继续的吻我,左手却从我的前面伸进了睡衣里面,慢慢的滑到了下腹部大腿间,并拨弄着我的阴毛。

  过了一会儿,继父便伸长了他的手,手指在我那富饶地带划着圆圈。大阴唇、小阴唇的划了几圈后,终於他将手指滑进了阴唇上,并抚摸着阴蒂、阴核,然后慢慢的朝着生殖器上插了进去。

  虽然我男朋友也曾这样的抚摸过我,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拒绝继父那强而有力的手,终於他使力的插了进去。

  继父他将一根指头插进了我那温热又湿润的性器中,像在画圆一般的蠕动着。

  被这样一搞,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不管是心理或是生理上均有痛快的感觉。

  随着我的兴奋,我也可以感觉得到继父那抱着我的手也愈来愈用力了,这个举动让我更加的兴奋。

  突然间继父把我放在床上仰躺着,并张开我的双腿,然后骑在我身上。

  之后他掏出了他那根坚挺粗大的阳物,并用唾液涂满在阳物上。

  当我看到那硬如木头的大肉棒时,我禁不住的欲火焚上了身。面对这么巨大的阳物,虽然以前也曾听别人说过,可是我一想到它要插入女人的身体中,那可真是无法想像。

  不理会我在想什么的继父,他正用唾液在涂着我的妹妹呢!然后他将阴茎送到了我私处的入口处对准它,并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之后用力「咕」的一声插了进去。

  当阴茎插入的那一刻。

  「啊…痛…啊…痛…」我不禁失声的叫了出来,我并不是虚伪的叫,是真的感觉到痛,所以才叫的。

  继父赶忙抽了出来。

  但是一会儿,继父又再度用比先前更大力量,将他那巨大的阳物送到我的体内。

  还是感觉不变的痛。

  「讨厌…啊…停止…不要…不要好痛啊!」我大声的叫了起来,这时我的脸恐怕已经因为痛而变形了吧!

  「嗯…我知道了…啊…那么下一次吧!」继父他劝我说,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床上。

  「京子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们二人之间的秘密喔!你明白吗?」他用着成熟的口吻说着,一点也没有娘娘腔,看来我已经接受他。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没看到昨夜无礼挑逗我的继父,可能是不好意思吧!他居然没吃早饭就出门去上班了。

  因为昨晚被干,所以一大早我便起来洗澡,我仔细的检视着昨夜被继父摩擦、插入的阴部。现在依然觉得很痛哪!到底被伤害的怎么了?我用手指一遍一遍的拨开阴唇来检查,结果没发现任何异状,完全跟平常一样。

  这样一来,我就安心了,拍拍胸脯我安心的清洗着会阴部之后,回到房间睡了一觉,以弥补昨夜不足的睡眠。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之后,有人把我摇醒了。

  意识不清楚中,我勉强的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昨晚上欺侮我的继父,站在我的面前。

  「京子身体不舒服吗?」他担心的问着我。

  「哦…没有没什么事!」「这样就好,没事的话就好。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我一直担心着,所以就提早赶了回来看你…」他一边用像女人一样细的声音说着,一边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一直看着我的脸,而另一只手却摸进了我的大腿间。

  迎着继父那不怀好意的眼光,我的身体动了动,虽然有想要抗拒的意识,可是身体却钉着无法动作。

  不久他的右手就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手指也不客气的搔着私处上的阴毛。他用指腹抚摸,前进着不久就攻到了私处的阴唇上,顷刻间私处便湿润了起来,於是他趁机将中指滑进了阴户中。

  我的脸大概露出了欢愉的脸色吧!所以继父才会用一只手脱掉长裤与内裤,然后钻进了我的棉被窝中。

  他又一边的抱住我亲我,一边又用手指尖玩弄着我的阴蒂、阴唇、阴核等,当然不用说,我又兴奋的喘着气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让我仰躺着,并像昨天晚上那样的骑在我身上,然后掏出了他那呈黑色的巨大肉棒,朝着我的私处用力的插了进去。

  痛楚又再度的涌了上来,於是继父对着全身僵硬的我说着「不行,尽量让身体柔软,你不放轻松的话,就爽不起来的。」尽管如此,我宁愿他只是用手指插入而已。

  这时候我的会阴部已经有如喷水池般的涌出了许多的淫水,这是爱的泉源吗?

  继父他温柔的吻了吻我。

  「那么今天晚上,我慢慢的让你开心吧!」说完就拔出了那家伙,只以手指搓揉着我。

  母亲因为公事,今天晚上又不回来。继父好像已经跟妈妈公司连络过了的样子。今晚…今晚又要被干了,我一点也没有期待高潮的甜蜜心理,反而还有一点厌恶的心情,唉!我自己也是五味杂陈的。

  晚餐铁定又是麻烦事呢!没想到继父却从中华料理店叫来了丰盛的晚餐。

  继父他将走私进口的舶来品的白兰地打了开来,并倒了一杯掺上水后拿给我喝。

  「白兰地是绅士、淑女们的高级饮料哟!」他边说边劝我喝。

  我满意的饱餐了一顿久违的中国菜,而且又不用收拾残局真好。继父又回到房间继续的喝着他的白兰地。

  当然我也陪坐在旁边,而且只要我的玻璃杯一空,继父就马上帮我再度的斟满酒。

  此时心情极好的我,脸色红润,甚至希望继父赶快动手干我呢!我真的期待着。

  想着想着,继父他一把抱住我,就把我压倒在我坐的沙发上,用手按着我的脚并快速的扯下了我的裤子。

  房里灯火通明,而且就那么的照在我的下体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挟紧双腿,尽管这样却不影响继父。

  他正用手指沾着唾液将它涂在我的私处上,之后他迅速的将一根手指头伸入洞内,当他的手指顶到顶端时,我的身体又颤动了起来。

  现在极度兴奋的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我想继父也一样吧!

  那粗大且坚硬的肉棒,现在正在亲热着我的阴蒂,然后继父用二只手抓着它,利用腰部力量,「咕」的将它送进了洞口喂我,那龟头含在我的肉壁里的感觉是…「啊…痛啊…不行…不行…等等…爸爸…等等…」我忍不住痛的哇哇叫。

  继父吓了一跳,马上起身抽出一看,阴道口居然出血了,於是继父用他事先准备好的脱脂棉花,仔细又温柔的替我擦拭着。

  既使看着那被血染红的脱脂棉花,继父也同样的面不改色的进行着第二次插入动作,结束时,我仍然只是觉得痛而已。

  那种痛就好像在没有凹陷的地方钉入了钉子一样,但是那只有在插入的时候。

  隔天早上,一起睡觉的继父用手搓揉着我的乳房有一段时间之后,又再度将那巨大阳物插了进来,结果还是不变。

  这时继父有点担心。

  「京子如果你不能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话…」他说着。

  「不…我想不会这样才对。爸爸我一定要将这个放进去一次才行…不然你…」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缘故,所以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对…对,下次我们找个好的宾馆去试试看吧!」於是就这么结束了。

  那天出差回来的妈妈看了看我说「京子,你那里不舒服吗?」我没想到妈妈会这样问我,我不禁心跳加快了起来。

  「嗯…没有的事…我很好…」我跟继父的事是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的,所以今后我得加倍小心行动才是。

  接着又过了大约五天左右,我对妈妈说,要跟朋友一起去为同学会而做准备,且会晚一点才回来。大约四点左右我就离开家出去。

  当然我并不是去跟朋友约会,而是要赶去新宿的S饭店赴约,因为继父在那里等我。

  这跟刚开始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现在我居然急急忙忙的迫不及待的赶了来。

  一眼就可以望见新宿的这个房间,气氛相当的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让我自然而然的放轻松了。

  「来…京子…脱掉鞋子吧!外衣也脱掉吧!」继父他早已换上了饭店里的浴衣。

  当我反身背对着继父脱掉衣服,然后将裙子内衣等一件一件依着顺序脱掉以后,继父他一把拉着我,并让我仰躺在床上。

  他一边很有经验的吸吮着我粉红色的乳头,一边用两根手指头温柔的摸着我的私处裂缝。此时我可以感觉到继父的阳物早已勃起,而且正不安份的在他二腿间蠕动着呢!

  舔过乳头以后,他接下来又一边用嘴吸着,舔着肚脐的附近,另一方面下面的手也不停的挑逗着我私处的阴核,慢慢的我的快感愈来愈浓了。

  不久继父的唇终於舔到了我的茂密黑森林处,他舔着舔着舔到阴蒂了,他更用舌尖去碰触阴蒂。

  这时全身上下像电流在奔跑一样的痉挛,而私处里流出的粘液又更多了。

  继父也停止服务我的阴蒂了。他用两只手抓着我的两个乳房,并用手指轻轻的抠着乳头来刺激它。这样不停的温柔的、用心的抚摸之后,渐渐的我的身体也就不那么僵硬了。

  从阴蒂上舌尖滑了下来,正好塞进了那二片粉红色的阴唇中间的裂缝处,这一次舌尖往阴道里面插索着,并且集中火力的冲向深谷中。

  房间里依旧灯火通明的,当那光线照在我一丝不挂的裸体上时,我看到下面好像有一只野兽在舔食一样,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厌恶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继父他张开我的双腿看着我的下体。

  「讨厌啦!…不要看那里嘛!」我撒娇的哀求着他。

  接着他又像上次那样的掏出了巨大阳物,并把龟头对准私处的裂缝处,然后抱紧我,并用力的「咕」的一声将龟头插入,结果还是会痛。

  我又大声叫了起来,搞不好又流血了。

  「我不能行房了,我是不是不健全啊!」终於我掉下了眼泪。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好吗?」继父这样的鼓励着我,接着继父他换了一个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姿势来试试看。

  这一次他让我把脸朝下俯卧着,然后他捧起我的屁股,让阴户口尽量张开,再从后面将阴茎插入,可是仍然会痛并且出血。

  看得出来相当困惑的继父,他再度让我仰躺着,然后充分的使用润滑液来润滑我的私处,用平常的姿势再度慢慢的将阴茎插入我的体内。

  不可思议的,这次居然不痛,而且我也用心的在接受着这根肉棒,随着龟头慢慢的向里面前进,我愈来愈能感受了,目前也不会痛,好像到目前为止都很不错。

  「好…好…要进到最里面了哦…怎么样…啊…你觉得如何?」我的脸红得发烫,并且左右的动了起来,宛然在梦中一样,我微闭着双眼,双唇稍开的细细的品尝着那阴茎一进一出的律动。

  我不禁用手去触摸阴茎,看看它是不是已经完全都进了里面,终於我也能行周公之礼,享受巫山云雨之乐了。

  接着继父不再慢慢的一抽一动了,他加快了速度。

  「如何!你觉得怎么样?」「哦…很棒…而且一点也不痛…哦…我有一股很奇妙的感觉呢…」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嘴凑近了继父的嘴边,继父伸出舌头让我吸吮。我忘情的吸着,彷佛睡梦中一般飘飘然的感觉。

  这时,继父也不曾停止地挺腰缩臀的抽动着肉棒,随着速度的加快,快感愈来愈强烈。

  继父突然抱紧我。

  「哦…那个…京…京子…射了…喔…」他一边叫着一边拔出阴茎,精液就「啪啪啪」的分三次射了出来。

  我定神的看着这些被射出的精液,这些都是婴儿的种子。因为怕我怀孕才射到外面去的。

  我相当的满足,那天晚上也就搞到很晚才回家。当然我跟继父的奸情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妈妈知道的。

  之后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搞了起来,真是爽。

  就这样身为女儿的我与母亲的丈夫,我的继父的关系就与日俱增。我们也常常刻意的制造机会,相互交合而达到高潮。

  有时候明知道很危险,可是继父还是登上了我二楼的房间来向我求爱,当然我也不曾拒绝过。

  我们都有相同的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一定会维持这令人亢奋的性关系。

  痛楚已过去,我也愈来愈有女人味了,当然这得感谢继父不停的灌溉,有一天母亲看着我说「京子你是不是跟你相好的人做过了…」我不禁吓了一跳,尽管如此我决不停止这件令我亢奋的性游戏。决不!…